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乔玺堂—古文清雅

修身养性 儒雅至圣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现在从事室内装修设计工作,业余爱好看书,诗歌、绘画、书法、集邮、古币、玉石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假期  

2013-01-14 16:50:2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清晨的阳光透过昏沉的屋内,明亮的阳光中含着起床掂起被子的土尘,飞舞在明亮的太阳光中,一股刺鼻的臭气把我的睡意全部给击醒,捂了一晚的臭气的杀伤力,是不可用语言来描绘的,在这种茁壮的集体宿舍的味道中开始一天学习。

这是来到这所学校的第几个早上,我已经记不清楚,但是也没必要去可以去记住,记住的是来这所学校前的事,悠悠的回忆、深深的悲伤,总是在这个新的环境中,感觉处处生疏和不融洽,学习不怎么专心,上课云中飘星,作业满纸他绩,这是来这所学校前的习惯,本以为可以在心的环境中把这些陋习戒掉,没想到的是,瘾越来越大。醒醒的早上,每天每什么新意,几乎都是一样,苦恼单调的枯燥,寒冷的早上,贪恋被窝的美好,但是受不了刺鼻的臭味,还是立马穿衣,逃离这个万恶熟悉的宿舍。

这所学校是县城第三中学,在整个县里也只有四所高中,分布在县的东西南北,北部是县城一中,南部离地区最近的是三中,也就是我所在的这个学校(在三中就是不想学习,但是很多有意思的风土人情),东部是二中,西部是实验中学。这四所学校最好的就是一中,三中是一所舅舅不疼姥姥不爱的学校,学校摆在这个尴尬的位置,夹缝中生存,学生也是这样一中考不上,二中做凤尾,还不如到三中去做鸡头,实验中学太乱。但是真正到了三中鸡头没做上,到成了鸡尾巴,至今想来还不如到二中去做凤尾了。(在初中的时候,有一位高中校长来我校做考前演讲,说什么宁做凤尾不做鸡头,我被这句话深深的吸引住了,但是我按得理解,宁做头不做尾,对我这样的学生,那位做考前动员的校长,对我来说一点用处也没有。这个“鸡头”这个词到后来我工作后,才知道它的另外一个意思,这个“鸡头”名词,开始在嬉笑中慢慢变成往事。)考试对我来说没有什么诱惑也没有什么恐惧,在我的记忆里,考试是最轻松的时刻,不是我学习好,是我心态好。在我的记忆里,每次考试都是那么从容,但也有遗憾的时候,没有遗憾就没有美好的回忆。小升完,一个班就考上六名学生,我就在其中,完升初,一个班考上十四名学生,我也在其中,在初升高的时候留级一年,还好在这一年里,我学了很多知识,不是因为没有考上而努力学习,而是我放弃文化知识,开始在小说的海洋中遨游,租小说,借小说,对我来说兴趣不减,被老师没收的书也是五花八门。

我现在都很感谢自己,能在复读一年里,读了那些小说、演义等五花八门的书。也因为书,让我成为老师眼中的失落者,同学眼中的领航者。我的身高不能决定我的座位,但是我的学习成绩,完全可以决定我的座次,也是因为这样给我看小说,开了方便之门。坐在最后排,在往后就是学习园地,在学习园地的照耀下,我也一改往日的懒散习性,开始了不分上课下课争分夺秒的“学习”,直到眼睛无法再容纳一个字,才慢慢走出教室寻找一片绿色,调整一下眼睛的疲劳,眼睛习惯了白纸黑字,赤裸裸的把眼睛放在五彩缤纷的世界里,舒服的一塌涂地。

校外是一年四季的变化,春播夏浓,秋收冬藏,春天麦田的清香,伴着风吹到教室里,也能让疲劳的脑子清醒一刻,说是难得的,这个难得对那个时候简直奢侈,因为在农村出来的学生对这个味道在熟悉不过了,今天写来才觉得当时是多么的享受,也许是离开家乡的环境时间太长了。麦子散发的幽香,漫天柳絮,杨花在这个春雪洁白的世界里,光彩夺目,反而为这个时段里,也为这场“春雪”增加了一些氛围。

万物夏来丛绿生,

皆兴花红总是开。

夏天时这样的,总是那么朝气那么盛,在这个充满生机的季节里,也伴随着枯萎的凋零,这也是喜悦的开始,麦收开始啦。在乡镇一级的学习开始放假,春假半个月。

华北平原滋养一辈一辈的辛勤劳作的劳动者,我也在其中,这也是一年收获的开始,放假回到家,就开始了不分昼夜的劳作。

放假最麻烦就是学校不安全,每次放假都要把书和桌椅搬回家,这样的动作每年要操作四次。我们教室在一排教室的最里边,听以前的学生说,我们现在用的教室是以前的宿舍,虽然是砖房,但是内部的墙皮脱了严重,地面是黄土地,被同学们踩踏的发亮,顶是芦苇编制的,不时的有泥土脱掉,落到女生的桌面上,不管什么时候,都会听到一声尖叫。还好我在这个危险的教室里安全度过两年,真是幸运。还是早点搬桌椅回家。

把桌椅绑好,骑着传到我手里已经三代的自行车,伴着劳作者的号子声,机器的轰鸣声是几里才能听到的声音,人力,畜力,机械力交织在一起,充实着忙碌的空间。骑着自行车(当时叫做洋车的,在当时的农村,带洋字的生活用品多的是洋车、洋油、洋布、洋火等等,伴随着祖国的发展,自我知识的增长,逐步彻底甩掉洋字),飞行在忙碌的时空间,是停留在这一刻好,还是继续飞行,是心灵矛盾的开始,这时的心理才感觉到上学是多么幸福的事,但是,心理还是被离开学校兴奋,把一切顾虑全抛在九霄云外,积极投入到收麦的忙碌大潮中。现在想想还是体力劳动比脑力劳动有自由。

麦收在紧张的半个月中度过,老师布置的作业一点也没作,不是不作,是没有时间做,但是我还只有十几岁,虽然帮不上很大的忙,这个时候没有闲人,下地割麦、送水、踩车、搂麦,这时在地里能做的事,割麦的时候最大的不好就是弯的腰酸,这是大人当时经常说的,那时的我还不知道腰酸是什么概念,一手拿镰刀,一手抓麦秆,镰刀离地10厘米的位置,用力一拉,提起麦子放带背后,就这样一刀一刀的割,一把一把的放。在割掉麦子的哪一刻,麦田带着的土气随着镰刀的游动,也随着荡起,那种土地熟悉的味道,沁入心扉,主要的劳动,主要的味道。一块一块的麦子被放到,用人力车(我们那里人叫做底板车的)拉倒麦场,把人力车拉到地头,用杈(一种专门装麦子的工具,有全木头的有半木半铁)挑起麦子装上人力车,等装到一顶的高度,年龄小的就要上去踩车,以便装的更多。一个人装车还没什么,要是有三个人一起装车,踩车就成了一件很辛苦的事,一杈一杈的往车上仍,还没等待这杈踩好,那杈又来拉,天气又热,麦芒的刺挠,麦秸上土气,一车下来,一身的土,一头的麦叶,这还好,拍拍就完事,但是麦芒的刺挠,是最不舒服。一车一车的装,一车一车的踩,一天下来,享受着收获的幸福。那个时候没有象现在的机械化,以人力为主,机械为辅,现在多好,机械为主,甚至可以不用人力,以前半个月完成的麦收,现在最多用三天,体现了什么,科技是第一生产力这个话的魅力。节约了时间,节约了人力。

忙碌中含有更多的事快乐,视野的广阔,悦耳的各种鸟虫鸣。

麦黄滚浪随风荡,

烈阳炽热凉风伴。

鸟飞虫鸣各自忙,

身处麦收多珍惜。

一点点的思绪,充实着对这个回忆的思念,不知道怀念什么,不知道思念什么,是自然的淳朴,还是人的纯洁。这时的人不纯洁,这时的自然不淳朴。徘徊在思绪中不能给自己一个满意的答案,就是社会发展到现在,物质的满足,人可以不再那么辛劳,这是社会的进步的必然,现在回想起当时的劳作,总感觉有点点的遗憾。自然还是当时的自然,人却不在是那是的人,就像是在同一块地上,种的一季一季的作物,同在一个纵的时空中,风在变,雨在动,人在更换。还是同样的问题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