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乔玺堂—古文清雅

修身养性 儒雅至圣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现在从事室内装修设计工作,业余爱好看书,诗歌、绘画、书法、集邮、古币、玉石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被推出去又被拉回来我的婚姻我不做主  

2011-02-23 08:58:3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被推出去又被拉回来我的婚姻我不做主 - 乔玺居士 - 乔玺泉主

 

凌风说,他本来只有当天晚上才有时间的,但因为当天是情人节,他不想在这特殊的时候出来跟小情侣们挤,也害怕自己妻子多疑,就特地跟一年轻同事调了班,同事乐坏了,两好合一好。“我和妻子刚刚复婚,所以还是谨慎点为好。”

    妻是当年最美的院花

    严格说来,我和妻子琳璇(化名)现在还不算法律意义上的夫妻,因为我们只是重新回到一个屋檐下了,还没去民政部门办复婚手续。
    琳璇说,要给我个考验期,为期3个月。如果3个月内我不重犯“前科”,我们就正式去民政部门把离婚证换成结婚证。
    离婚这件事,确实是我伤害了琳璇。但在这分分合合的过程中,我何尝不是伤痕累累?
    我和琳璇曾经是同事,我是医生,她是护士。当年她是全院一枝花,我也被人夸为“风流倜傥,才华横溢”,我们的结合被同事赞为“才子配佳人”。当然,我说的赞同我们婚姻的“同事”不包括一些女同事,事实上,那时候院里倾慕我的女同事不少,有医生也有护士。
    说起来,是琳璇倒追我的。在我看来,是顺追还是倒追,有什么关系呢,可是,琳璇却很纠结,结婚后一有摩擦就拿出这个来说事。“你根本就不爱我!医院里那么多女医生护士都明恋暗恋你想嫁你,你现在后悔了是不是?”有时我被她纠缠烦了,索性故意说:“是有点后悔,我怎么没仔细挑挑呢?干吗选最漂亮的呢,挑个脾气好的明事理的日子过得清静多了。”这下可捅了马蜂窝,战争升级。
    琳璇确实太纠结了,无论大事小事,值得计较不值得计较的,她都较真,而且不依不饶没完没了。比如说,毛巾牙具没按她的方式摆放,她都会唠叨半天,以至于后来我被她训练得像个机器人了,什么都井然有序。别人说起哪家搞得整洁,一般说家像宾馆一样,我的家,不像宾馆,像医院的病房,除了整洁,还弥漫着一股消毒水的味道,让我感觉下班回到家了也还像在上班。有时候,我觉得我只是琳璇服务的一个病人,而不是她老公。
    我注意到凌风说了“服务”这个词,便问他:“她应该是那种很勤劳把丈夫侍候得很好的妻子吧?”他马上点头:“对。她是那种任劳但不任怨的人,的确把我和孩子都侍候得很好,家务事不需要我插手,只是要求我们一切按她的规距来,别把家弄乱。”
    生活琐事倒也罢了,按她的规距来就行了,但后来,我们之间有了更大的矛盾。

    当年一枝花怎么变成了悍妇呢

    后来,孩子渐大,我的社交渐多,我和琳璇之间的距离也渐远。
    不用讳言,这些年社会风气渐差,在我们这个行业表现得很明显,我们医生应酬越来越多,常常身陷灯红酒绿之中。我自认为是个有原则有良知的医生,但有时候,有些托来的关系,朋友的面子也不能完全不顾,别人请吃饭唱歌什么的,推不脱的也只能去应酬一下。琳璇对此非常反对。如果她是彻底反对,倒也罢了,我还敬佩她,可问题是,她说的话让我看不起:“你就不能只收下红包,不出去喝酒唱歌?”我的反骨又翘起来了:“我要不收红包,只喝酒唱歌呢?”一场恶吵不可避免。
    孩子大了,家务活少了,琳璇下班后的空闲时间多起来了,她希望我下班的时间都在家陪着她,不能有任何社交活动,包括大学同学聚会这种事她都不高兴。她的理论是:现在社会风气太坏,什么同学聚会,就是拆散一对是一对;什么业务往来单位请客吃饭,就是搞美女攻势,潜规则。不能否认她说的这些现象社会上确实存在,但她看问题太偏激了,像个没什么见识的家庭妇女。我真的会偶尔冒出后悔的念头,结婚之前为什么光看外表,没仔细挑挑呢?不过,这种念头也只是一闪而过,孩子都那么大了,还折腾什么呢。再说,琳璇也没什么大的毛病。
    俗话说,远是香近是臭,为了家庭和谐,前几年,我通过朋友关系把琳璇调到另一家医院了,免得她动不动就往我办公室跑,动不动就给我同事打电话查问我行踪,影响工作和形象。起初她坚决不同意调动,说什么我这是调虎离山计,把她支开了我可以肆无忌惮想干什么就干什么,我真是拿她没办法,后来人家那边说给她个小官当,她很乐意地答应调动了。
    琳璇刚刚调到外单位的那一两年,我们关系果然很和谐。琳璇刚当了个小官,工作劲头足得很,回家也很少找我麻烦了。但这两年,琳璇不知道是到了更年期还是什么,脾气越来越坏,越来越疑神疑鬼,经常无中生有没事找事跟我吵闹。
    有一天,我们科室的一个同事评了职称请大家喝酒庆祝,我事先给琳璇说了的,她说,要么回家吃,要么带上她一起赴宴,我说都是几个大老爷们,别人都不带夫人,我一个人带着怕人家不自在。她很不高兴。饭还没吃完,她就不停地打电话催问什么时候回家,惹得同事们一阵哂笑,大家都话里有话地嘲讽说,凌风艳福不浅啊,娶走了院里最美的美女,到这般年纪了还如胶似漆……有的人还故意赶我快回家。我脸上挂不住,提议说,今晚狂欢,饭后继续活动。饭后,我们又去了一个酒吧,一直嗨到凌晨二点多。我故意把自己整醉了,不知道怎么回的家。
    第二天下午,我一上班就接到多名同事的投诉,说接到琳璇电话了,琳璇像警察审小偷样,一个个盘问,昨晚是不是跟我在一起,在哪吃的饭,在哪泡的吧,有没有女性在场……那些没参加吃饭泡吧活动的同事挤眉弄眼地问我,你究竟干了什么坏事,让夫人急成这样?我真是百口难辩。

    分分合合还是重回一个屋檐下

    前年,我参加了一次全国性的业务会议,在会上认识了本市另一家医院的一名女医生子茜(化名)。子茜应该算是很有魅力的女人,当时36岁,离异单身,人漂亮气质又好,还是本单位的业务尖子。我发现,会议期间好几个同行都向子茜献殷勤,子茜爱理不理的,独独对我热情有加,这让我有些受宠若惊。因为我们来自同一个城市,聊的自然多些,还互留了电话。那几天晚上,我经常收到子茜发来的短信,由客气的问候到体贴的关心最后发展到有些暧昧,看得我脸热心跳的。到回武汉的时候,我们俨然一对老朋友了,不是那种阳光灿烂冰清玉洁的老朋友,而是那种心里藏了点小暧昧的老朋友。
    回武汉后,子茜仍然跟我保持着短信联系,有时一天发五六条短信,偶尔也打个电话,不过都很简短,也就是问候一下。有一天下午,她挂了电话后随后又发来一条短信:“听到你的声音,心情好多了。”这短信让我怔了一下,然后整个下午心猿意马,精神不集中,幸好那天没有手术。要命的是,我忘了删除那条短信,没想到惹出了大祸。
    接下来的几天我再没接到子茜的电话和短信。直到有一天,她终于联系我了。她在电话里只说了一句话就挂了:“你老婆来我这边闹你是知道的吧?”我一下子懵了。
    当晚回到家,我问琳璇找子茜闹是怎么回事,琳璇马上跳起来跟我大吵,越吵越凶。琳璇在我眼里简直变成了一个形象丑陋的悍妇,我第一次认真考虑,自己当初的选择是不是真的错了。
    半年后,我和琳璇离婚了。离婚后,我真的跟子茜在一起了。应该说,是琳璇把我和子茜推到一起的。
    但跟子茜在一起同居后,我一直不敢轻言结婚,我实在对婚姻有些害怕了。当年,如花似玉的琳璇不也是温柔敦厚吗,谁会料到结婚后是那个样子呢。
    子茜跟琳璇有些不一样,她是高知女性,没有那么强的依赖性,确实给了我很大的个人空间。这让我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轻松自在。我庆幸自己找到了后半生的理想伴侣。可是,新的矛盾又出现了。子茜是业务骨干,工作太忙了,根本无暇照顾我的生活,后来我发现她不仅仅是没时间的问题,而是太自我了,根本就不愿意屈尊照料我的生活起居。矛盾的总爆发在今年春节前。我跟她商量过年怎么过,是出去旅游,还是去我父母家跟老人孩子一起过。她板着脸生硬地说,“我算你家的什么呀,你家老的小的跟我算什么关系?”其实,我家老的小的,她也不是没见过,平时相处也客气,没什么冲突。我说,那就出去旅游吧。她又是几句话噎死人,“大过年的出去晃什么晃,你晃情况都晃了年把了,还没晃够啊?”我知道,她恨我没马上跟她办结婚手续。可是,我实在害怕再输一次。
    除夕前几天,子茜主动提出分手。我父母适时提出让我跟琳璇复婚。我知道,这是琳璇一直努力的结果,自从离婚后,她就后悔了,一直在孩子和我父母跟前做工作。
    大年三十那天,我回到了父母家,琳璇和孩子早就在了。我们一家过了一个表面上和谐的年。大年初一那天,我母亲背着孩子对我和琳璇说:上班之后去补办个手续吧。琳璇撅着嘴说,不能这么便宜了他,要有个考验期。不知她是在我母亲面前故作矜持还是真的想考验我,我估计前者为主吧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